《淑女鸟》 跟随我们成长的足迹

记者:罗恺盈

一部简单,却令人回味的电影。《淑女鸟》(Lady Bird)让我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陪着电影中的女主角又哭又笑。

图片:A24

由知名独立女导演格蕾塔·葛韦格 (Greta Gerwig)所导,两度奥斯卡提名女演员莎柔丝·罗南(Saoirse Ronan)主演的《淑女鸟》随着 “淑女鸟” 克莉絲汀 (Christine),从高中的最后一年,到毕业,报读大学。

期间,她经历了初恋,失恋,友情的变化,与家人的争持等。从中,观众能体会到年少时期,渴望 “寻找自己” 的那种心情。 电影中完整地呈现了青春时期的那种尴尬、对恋爱的好奇心、一路面对友情的波折与父母的摩擦与叛逆等。

高中三年级生克莉絲汀 ,生在加利福尼亚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 就读一所保守的天主教学校。从小在萨克拉门托长大的克莉絲汀认为自己被困在一个鸟不生蛋的文化沙漠。那里的人思想狭窄、保守。环境虽优美,但却慵懒又过于宁静。

实际来说,克莉絲汀只不过是一个成绩普通,样貌平凡,生长在一个中低收入的家庭的女孩。在这庞大的宇宙里,克莉絲汀渴望找到自己的地位,打造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因为渴望生活得到改变与自由,想让自己与众不同的克莉絲汀决定为自己取名为 “淑女鸟”,染了一头红发,以全新的身份,冲出家乡,闯到纽约等大城市去试试运气。

淑女鸟与青梅竹马茱莉(Beanie Feldstein 饰)都从未交过男朋友,所以他们经常讨论恋爱等话题。在学校的戏剧组试镜时,克莉絲汀看上了丹尼(Lucas Hedges 饰)。日后越走越近,就成为了她的初恋男友。他们的感情似乎完美,有说有笑的,她甚至还见了他的家人。当观众都觉得淑女鸟的感情生活到了巅峰时,淑女鸟突然发现丹尼与另一个男生亲热,让她当场崩溃。

第一段感情失败后,淑女鸟被乐团吉他手凯尔(Timothée Chalamet)吸引住,但凯尔与淑女鸟的朋友圈完全不一样。凯尔朋友圈包括学校里的校花、校草和常吸烟喝酒的队友,而淑女鸟只参与戏剧组,里面的朋友都是书呆子。为了接近凯尔,淑女鸟偏偏与茱莉疏远,改变自己的言行举止,故意接近校花珍娜,制造机会与凯尔独处,让他们最终走在一起。

比起保守、斯文的丹尼,凯尔潇洒、叛逆的性格,让淑女鸟怦然心动,认为凯尔就是她改变的触发点。凯尔那么与众不同,所以,如果与凯尔走在一起,那么自己也会变得与众不同吗?

但,与凯尔相处久之后,淑女鸟发现自己变得不像原来的样子了。淑女鸟与好友茱莉一向喜欢参加学校的舞会,她这次约了凯尔一起去,还精心挑选了一条长裙,准备穿去舞会。但凯尔似乎对舞会一点兴趣都没有,还突然说,舞会很无聊,反而想去朋友举行的派对。淑女鸟虽然很失望,还得苦笑着同意。明明很想去舞会,但因为同侪压力,还假装说舞会很无聊。开车路上,淑女鸟一只很安静,仿佛思考着:她自己到底究竟为了凯尔、改变和牺牲了多少?

一直想逃出加州的淑女鸟,渴望就读美国东岸的私立大学。但因为家庭经济能力不够负担庞大的学费,所以她的母亲希望她报读加州的大学,因此与淑女鸟起了冲突。淑女鸟一气之下,埋怨家里经济情况没有他人好,也觉得父母亲不疼她。心疼女儿的父亲了解淑女鸟的渴望,所以瞒着老婆,帮淑女鸟申请纽约大学的教育资助。最后,淑女鸟被录取了,但母亲却决定冷战,直到在机场送行时,才原谅她。葛韦格导演厉害之处在于了解母女之间,是多么容易伤害彼此。这对母女关系奇特之处是,他们很爱多方,同时也很痛恨对方。每段对话能迅速地变成争吵,但也很快地被解决。

对于想逃出家乡,淑女鸟去到大城市后才领悟,其实她并不那么讨厌萨格罗门托。那里是她长大的地方,有熟悉的环境,温暖的阳光。在她最寂寞的时候,还是选择回到熟悉的教堂里,被圣诗环绕着,接着打通电话给母亲,感谢她的养育之恩。《淑女鸟》可说是对萨克罗门托的一封情书,也反映了离乡背井的心态——其实,邻家的草未必分外青。

故事情节虽简单,但电影里的每一个片刻,都楚楚动人,令观众容易感同身受。身为一部青春电影,主题虽简单,故事也不出奇,但葛韦格导演厉害之处,是让日常生活中所遭遇到的小事,变得有重量。《淑女鸟》叙述着平凡少女的成长故事,但我们都能在淑女鸟身上,领悟到成长的酸甜苦乐。

In summary

Lady Bird, directed by Greta Gerwig and starring Saoirse Ronan is an unpretentious coming-of-age story about an average girl in an average city, wishing to break away from her monotonous life. Christine McPherson, a senior at a Catholic high school, is tired of Sacramento and dreams of escaping to the East Coast to start anew. At 17, Christine craves to “find herself”. She gives herself the name “Lady Bird”, hoping to carve a new identity. This story depicts beautifully her last year in high school as she experiences her first love, friendship troubles, and struggles with her family in her persistent search for identity.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