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电竞界的成功 须靠群众的支持

文:陈纬铨

四年一度的亚运会今年出现了新的面孔。这些选手的参赛项目主要考验反应速度、战略和耐力, 但他们不靠体力竞赛。

他们并不是普通运动员,而是电子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的选手。

近年来,国家青年委员会(National Youth Council)首次举办了电子竞技比赛与音乐节 Hyperplay, 我国也开办了一所电子竞技学院。然而,电竞还未受我国主流社会的肯定。

新加坡国立大学对各学院的教师做调查时,发现45%的回应者认为学生若沉迷于太多游戏就会成瘾。报告显示,教师们担心学生缺乏自律,凸显了社会对电子游戏的污名化。

电子与电机工程学院二年级生林俊杰(22岁)是南洋理工大学网络健康,电子竞技与游戏创作学会(Cyberwellness, Cybersports and Games Creation Society, 简称C3)的副主席。他指出,为了防止电子游戏成瘾,促进网络健康非常重要。

他说:“C3学会鼓励学生们意识到朋友玩电子游戏成瘾时,告诉其他朋友,一起帮助他戒瘾。”

电子游戏缺乏传统体育项目的实质性,使人们不易理解电子游戏的竞争性。传统体育项目都要求选手突破人体的限制,但电竞似乎无法复制这点。

不过,林先生也说,电竞不可以与传统体育项目直接相比。电子游戏不止信息密集,选手必须擅长机械技能,也得拥有广大的游戏知识。

此外,美国2013年的一项研究也显示,玩电子游戏可以增加人脑的灵活性。研究人员发现,研究对象玩了40小时的《星际争霸》(Starcraft)过后能够更加快速地在两个任务之间切换,并同时保持两个任务的记忆。

由于传统的保守态度,许多父母认为成为电竞选手是没有财务保障或发展潜力的事业。

但林先生表示,电竞界实际上不只需要选手,也需要记者、分析家等人员。

新加坡若要在电竞界出人头地,可从韩国良好的电竞环境借鉴经验。

韩国政府向电子游戏产业大力投资以外,在政策上也给予了许多好处。经过数年的发展,韩国电子游戏的产值超越了汽车制造业,成为经济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韩国电视也会直播电竞赛事,使大众觉得电竞是一份职业,并非不务正业。

只要广众对电竞有更深的了解,要新加坡人接受电竞是可实现的。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培养出更多无畏而愿意尝试另一种出路的电竞人才。


In summary

eSports has been officially included in the 2018 Asian Games, giving recognition to competitive video gaming as a legitimate sporting activity in Asia. Despite that, attitudes towards eSports in Singapore remain conservative, as parents remain concerned about computer game addiction and seemingly low job prospects in the industry. This has hindered the local development of eSports. This article looks at South Korea’s successes in eSports and learns that various stakeholders in society, like educators, parents and policy makers can all play a role in changing attitudes towards computer gaming.

About the Author